南京和平论坛
论坛嘉宾发言

“共同未来”秘书处协调人黄威 | 寻找被夺走的可能性

0

黄威,共同未来(2016年9月在北京成立,致力于帮扶难民儿童及青少年的国际志愿者服务项目,在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等指导下开展工作) 国内办公室负责人,负责中东地区儿童、青少年、妇女等和平项目。

共同未来项目的主要工作是援助叙利亚受战争影响的儿童和女性,致力于为他们提供教育机会,还有发展新的需求,包括生计的支持。


1

图源 | 南京和平论坛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寻找被夺走的可能性》。我们知道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第十六项就是和平、正义与强大机构,和平也是我们这一次论坛的核心主题。在阿拉伯语的你好当中,它的意思就是希望和平降临在你的身上。

其实我们在过去的几天当中,跟大家更多讨论的是和平对于自然,对于物种的影响,今天我其实更想从人类个体的角度去探索,与大家分享和平对于个人可能带来的影响是怎样的。

我想请大家闭上眼睛,然后试想在过去的人生当中,上一次你觉得自己陷入一个走投无路的困境的时候,觉得极端的无助的时候,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时刻,当时的情境是怎么样的,你感受到了什么东西,是什么样的一种情绪,试着把这种情绪乘以365天再乘以十年。那么我请大家睁开眼睛,这个当下感受到的情绪可能甚至都不足以描述在过去的十年当中,叙利亚的战争给普通的民众带来的影响。


2

图源 | 南京和平论坛

 

在2016年左右,欧洲难民危机爆发登上各类媒体的头条,我们的创始团队首先到了欧洲去调研难民的情况。后来我们发现难民危机最严重的地方并不在媒体所误导的欧洲,而是在难民源头国的邻国,比如说叙利亚的邻国土耳其、约旦、黎巴嫩,所以我们进而到这些国家进行调研,并且在寒暑假送出国际志愿者到前线去通过各种形式为当地的儿童提供服务。

今天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三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图中的这一位主人公,这个大眼睛,看起来有一点腼腆的男孩,我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有五岁,他刚刚从叙利亚逃难到了土耳其边境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离叙利亚只有一山之隔,所以在这个小镇上面我们时常可以听到隔山传来的枪炮和子弹的声音。我们第一次在孤儿院里见到这个小男孩的时候,他显得非常的兴奋和活泼,他的手可能只有我的掌心这么大,他的小手拉着我们志愿者的手指,拉着他在孤儿院里面走来走去。

这个小男孩喜欢武术,还喜欢抱抱举高高,他会在离志愿者不远的地方一小段助跑,跳到志愿者怀里,让志愿者把他举起来,这个时候他就会笑得前仰后合。他也是一个贴心的小朋友,他会为志愿者端茶倒水来款待他们。

看起来这个小朋友和其他的小朋友没有什么区别,直到当孤儿院里其他的小朋友围拢过来想要和志愿者一起玩耍时,意外发生了。这个小男孩突然开始对其他的孩子拳打脚踢,然后甚至拿起身边的沙子和石子朝他们的脸上扔过去。这个时候很多其他的孩子就开始嚎啕大哭,但是我们的志愿者也没有办法使他停下来,直到叙利亚的老师过来,这个小男孩就把自己关在一个非常狭小的柜子里,在里面哭闹、嘶吼、捶打。

那个时候我们的志愿者就默默地挤进那个狭小的空间,和这个小男孩坐在一起,然后这个小男孩终于慢慢的安静下来,这个时候叙利亚老师再给他一个抱抱举高高,他就破涕为笑了。

你们可以看到这个小男孩的头顶上有一个类似硬币大小的伤疤,就是因为当时他和其他的孩子打架,然后把自己的头皮撕扯了下来。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小男孩在叙利亚的战争当中失去了他的父亲和很多其他的亲友。我们无法想象战争的混沌和残酷会给一个五岁的孩子带来怎样的影响。

1

图源 | 黄威 

人的大脑其实有两条通道处理外部的信息,一条称之为慢通道,就是当信息刺激进来的时候,通过我们的丘脑走到我们的前额叶,我们的高级认知功能处理的脑区,然后到达杏仁核,这个时候我们通过理性的分析执行一些高层次的任务。

但是同时也存在一个快通道,就是当我们感受到威胁或者是强烈刺激的时候,我们的大脑会选择直接通过丘脑跳过前额叶直接到达杏仁核,这个时候我们的杏仁核会释放出强烈的信号,告诉我们的身体必须本能地做出战斗或者是逃跑的抉择。

创伤机制的建立,其实就是当一件或者多件创伤性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大脑产生它难以复合的刺激,从而导致这个快速的通道被不断的强化,最终杏仁核将会过载,同时影响到周边的海马体,最后导致的就是负面情绪不断地涌出,还有身体处在一个强烈的应激状态下。

受到创伤影响的人可能没有办法很好地处理身边的信息,即使在一个平静的环境下,而且脑子里时刻会有碎片化的信息流出来。这在这个小男孩的脑子里其实就体现在,他觉得自己生命中美好的东西都会随时消失,所以他要用尽一切力气保护他们,包括和其他小朋友打架,以此来获得他人的关心和关注。

全世界受到战争或者是生态灾难或者其他外界状况的影响,而违背他们个人或者是家庭的意愿而被迫流离失所,从而迁徙的人目前有8640万,这个数字是南京人口的十倍,是上海迪士尼乐园过去五年所有客流量的总和。所以暴力的后果就是它剥夺了所有个体的可能性,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影响他们大脑的发育,进而影响他们未来获得其他机会的可能性。

5

图源 | 黄威

第二个例子是在一系列的调研之后,我们发现不仅儿童是很需要支持的群体,女性也是,她们既是战争的主要受害者,也是照料儿童的一个很重要的媒介,同时也是在社区当中构建和平力量的一个很重要的利益相关方。所以在2019年,我们在黎巴嫩开设了前线的项目,一方面是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教育支持,另外一方面也为女性提供生计赋权,比如说生产手工艺品并且帮助她们销售。

2

图源 | 黄威

这个就讲到我们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这个女性有三个孩子,她在逃难的过程中和她的丈夫走散了,带着她的三个孩子到了黎巴嫩。在黎巴嫩这个国家她很少有工作的机会,并且住在难民营里,里面的条件非常的差,到处都是积水,同时还有很多的电线,随时都可能触电死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一度陷入重度抑郁,后来在援助机构的帮助下,她通过治疗,从创伤当中恢复,同时在我们的项目支持下,她成为了绣娘。现在她支撑起了一个有35名绣娘的工作室。而且在过去一年的疫情中,在我们项目的支持下,我们也帮助了前线的很多的难民营机构去抵抗疫情带来的影响。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女性的互助和陪伴其实是自然而然地能够让她们获得这种赋权的方式。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在项目当中,有的十几岁的小姑娘,一开始获得强烈的习得性无助,甚至不敢独自走上街头,但是在项目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敢于自己走出门去。还有一位女性在经历我们的项目之后,毅然决定结束一段充满虐待性的婚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女性很自然的力量和坚韧。

最初走进人道援助的时候,其实是源自一个内心的询问,就是人类如果都不能善待自己的同胞,那么我们如何相信我们能够善待地球上其他的生命呢?就像爱因斯坦说的,没有什么能结束战争,除非我们自己决定这么做。

8

图源 | 黄威

最近有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环境难民,我相信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大家也看到,我们在河南、江浙、山西、陕西这些地区大量的强降雨和洪涝灾害,其实已经一定程度上显现了气候变化带来的结果。同时,对于难民缺乏妥善的安置,可能会进一步地恶化环境灾害,更不要说战争本身就对生态环境以及物种生存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所以今天我讲的第三个故事只有一半,非常简单,从我们创立项目至今,从只有几个志愿者到现在我们有七十几个国内的在线的志愿者,我们往前线输送了三十几位国际志愿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志愿者也一直在用创造性的方式探索如何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强迫迁徙的议题,他们制作了各种线上的H5互动游戏、和平教育包还有体验式的剧本杀游戏,希望让更多的人能够理解以及参与到和平的这个行动当中来。

9

图源 | 黄威

今天我讲的寻求另一种可能性,它其实还有另外一层内涵,就是人类走到今天其实双手粘满了鲜血。已有的历史证据和化学记录表明,世界上只有两种哺乳动物能够有组织的对自己的同类实行种族灭绝,一个是黑猩猩,另一个就是我们人类。

同时,也有很多的气候专家和小组向我们证明,可能到2050年,如果我们再不阻止海平面的上升,将会有3亿人因此受到影响,比如像上海和曼谷这样的沿海地区可能到时候就会被淹没。而这将意味着人类之间进一步的冲突的爆发。所以我想说,当我们聊到寻求被夺回的可能性,它并不仅仅是指我们为难民提供一些支持和帮助,它更是指我们作为人类有义务去向历史证明,我们具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去拯救自然、拯救自己。

今天分享的最后,想送给大家两句话,一句是泰戈尔的话,叫做“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最简单的音调需要最艰苦的练习”。还有帕瓦斯卡尔说的话“我只能赞许那些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着的人”。



编辑 | 朱昊 田延青

审核 | 潘庆安 李亚辉


-END-

2022-11-30 05:46:04
论坛嘉宾发言
查看更多

南京市玄武区北京东路41号

南京 中国